离开英超23年的逆袭之王王者归来的“远古欧皇”诺丁汉森林!

上赛季季末,就在欧冠决战巴黎的前后,各地的决定最后一个上级联赛席次的附加赛也如火如荼地进行着。

英冠升超附加赛,格调与欧冠云壤之别,但“含金量”却毫不逊色。4支球队谁能扬威温布利,就能确保在下个赛季中收入上亿英镑,其中若能卡位成功就能享有完整的3季降落伞可谓相当滋润。

第一轮:季军哈德斯菲尔德在第1回合客场1-1,主场1-0,总比分2-1终结第6名卢顿的惊奇之旅;殿军诺丁汉森林客场1-2,主场1-2,被第5名谢菲尔德联逼入点球大战,才以3-2惊险过关。

决赛:近年参与过2季英超的哈德斯菲尔德对上英超元老诺丁汉森林,结果一个乌龙球决定了命运。0-1,一个让人既熟悉又陌生的名字笑到了最后。

诺丁汉森林,这是个非常有趣的存在:队徽上的2颗五星,代表着他们2度欧冠夺魁;然而就英超来说,他们自1998/99年赛季被降级后,迄今已“离家出走”长达23年,直到终场哨音响起才让球迷再度拜见这支“逆袭之王”。

现代欧冠的正赛配额,大半落在主流大联赛手中,而冷门中小联赛则得通过初赛、三轮预选赛与附加赛,一到五轮的考验(输家直接降转欧联杯与欧协联)才能踏入正赛。2023/24赛季更是要把正赛自现在32强扩编到36强。

可是,每一届欧冠的荣耀,无论故事有多么不同,重量其实都是一样的,从来没有人会认为因为以前赛制或者英格兰球队缺席几届比赛就打折。在欧冠历史上,有过捧杯经历的队伍共计22支(英格兰5,意大利3,德国3,荷兰3,葡萄牙2,西班牙2,法国1,苏格兰1,罗马尼亚1,塞尔维亚1)诺丁汉森林绝对称得上最为特别的之一。

而这段特别的传奇,要从一代名帅布莱恩·克拉夫与他的亲密助手彼得·泰勒开始讲起。

两人从1965年在哈特尔浦联时就开始合作,随后一起在德比郡领军夺下1971/72赛季老英甲冠军,1972/73赛季更以这张欧冠门票勇闯4强,可惜最后以总比分1-3不敌意甲霸王尤文图斯。

随后布莱恩·克拉夫一度遭遇挫折,1973/74赛季这对搭档到英丙布莱顿差点被降级,1974/75赛季转投当时老英甲冠军利兹联(副手则选择留守海鸥并获得扶正)但执教44天主帅即遭下课,再后来1975/76赛季他只能转向乙级的诺丁汉森林寻求东山再起。

1976/77赛季,彼得·泰勒从布莱顿来到诺丁汉森林,2人重新联手之后,以独到的眼光将低级别联赛球员和豪门边角料整合起来,加上布莱恩·克拉夫当时的反主流打法,追求地面传递渗透配合,而非传统英式长传冲吊,打造成一支门神坐镇稳如泰山、后卫群如狼似虎,中场节奏有条不紊,前锋线攻无不克的神话之师。

诺丁汉森林拿下1976/77赛季英乙季军(当时还没有升级附加赛)升上英甲,1977/78赛季季前没人认为这支反主流战队能成功保级,殊不知升级只是他们这段传说旅途令人振奋的第一步。

1977/78赛季,诺丁汉森林不只快速起飞,而且是本土战场三线齐飞:英甲全程名列前茅,第9轮过后更冲上榜首,第16轮客场1-0不敌利兹联后就再也没输过(该季3败全都在客场,除了白玫瑰还有兵工厂与切尔西)最后力压群雄,比欧冠连庄的利物浦高出7分拿下队史迄今唯一冠军;同时还拿下联赛杯冠军;足总杯16强2度重来才击退女王公园巡游者,直到8强才客场2-0被西布罗姆维奇挑落。

从英乙球队转瞬变身为英甲冠军,这是迄今最后一支升班马夺下顶级联赛冠军的英格兰球队,但神奇的连跳还没完。1978/79赛季季前5-0大败足总杯冠军伊普斯维奇城拿下慈善盾(社区盾);四线作战中连庄了联赛杯,但足总杯16强主场0-1被兵工厂淘汰;英甲与欧冠这2条线和利物浦的对垒最让人惊异。

诺丁汉森林虽然把英甲冠军以8分之差还给利物浦,可是在欧冠第1轮以主场2-0,客场0-0干脆利落击碎不可一世的红军第一次封杯机会(稍后的英甲联赛,利物浦也以主场2-0,客场0-0奉还回去)之后,诺丁汉森林依序双杀雅典AEK、1胜1平淘汰苏黎世草蜢与科隆,最后在决战慕尼黑以1-0打败马尔默,拿下队史第1座欧冠冠军,放到现在绝对是让任何刚站稳顶级联赛的球队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更难能可贵的是,1979/80赛季诺丁汉森林虽然英甲屈居第5,联赛杯0-1不敌狼队无缘3连霸,足总杯也早早32强主场0-2不敌利物浦,不过欧冠仍连战连胜(利物浦再度1轮游)该季决战伯纳乌以1-0力克汉堡完成欧冠连庄,2次杀进决赛保持全胜。

“欧冠卫冕成功”这一成就,其实别说一般球队,就是强豪也不见得能达成,除了诺丁汉森林,只有皇家马德里、本菲卡、国际米兰、阿贾克斯、拜仁慕尼黑、利物浦与AC米兰实现过连霸。

可惜,王权从不是永恒的。上面那7队都曾在欧冠决赛被击落过,诺丁汉森林虽然2战全胜,硬实力终究还是差了一点。1980/81赛季欧冠第1轮被索菲亚中央陆军双杀,就是诺丁汉森林在欧冠的最后身影。

而这对搭档的亲密关系,则因为彼得·泰勒在1982年退休离队却又闪电复出接下德比郡教练,并在未先告知的情形下挖角挖到布莱恩·克拉夫头上而决裂。直到1990年彼得·泰勒逝世,布莱恩·克拉夫对未能生前和好感到后悔莫及,而且全家也都参加了得力助手的葬礼。

老英甲最后几年,尽管诺丁汉森林在联赛滑落中游,不过本土杯赛表现还不赖,再度完成联赛杯2连霸,足总杯也打进过决赛。另外虽然远离了欧冠,还是有欧洲足协杯4强。

但1992/93(英超元年)诺丁汉森林突然,该年也正式终结了布莱恩·克拉夫的执教生涯。尽管诺丁汉森林在那之后的几年变身升降机,1993/94赛季迅速以英甲亚军冲回英超,1994/95赛季扮演大黑马以升班马之姿勇夺英超季军,然而1996/97赛季再度被降级,尽管1997/98赛季又升回来,1998/99赛季第3度被降级后开始了回家的苦路。

更拉胯的是,2004/05赛季英冠元年,诺丁汉森林再度被降级,“回”到第三级别的英甲,直到2007/08赛季才以英甲亚军杀回英冠,然后就是长达十余年的英冠之旅。

直到上赛季以前,诺丁汉森林也才踢过2次升超附加赛。2019/20赛季的大好机会被复赛后的糟糕状态摧毁。

而2009/10赛季第3名和2010-11赛季第6名,不仅都无缘踏入温布利,还成为布莱克浦和斯旺西城首度挑战英超的垫脚石……

在此段与利兹联高达87%相似的回家苦路,诺丁汉森林不仅换帅频繁,甚至还换了不止一次老板。

1999年,诺丁汉郡本地的投资商Nigel Edward Doughty用1100万英镑的价格买下了该俱乐部,然后他的儿子在2012年又把球队转让给了来自科威特的商人Al-Hasawi家族。

可是,名义上虽然来自富得流油的中东,实际却完全不是“油爹”。诺丁汉森林在其主政期间,不仅未能崛起,甚至还多次出现拖欠球员工资的情况。直到2017年希腊人奥林匹亚科斯老板Evangelos Marinakis入主,诺丁汉森林才终于仿佛找到了一个真正有雄心的老板。

Evangelos Marinakis曾夸下海口要在5年内让诺丁汉森林重振欧战雄风,现在看来这张注定跳票的支票没让大家失望,但重返英超也已是大功一件。

不过不能不提的是,Evangelos Marinakis的鸿鹄之志原本看似并不会在2021/22赛季有新的进展。当老板连续2年在开局低迷时把教头炒鱿鱼,请来接手的主要任务都是保级。上赛季接替萨布里·拉穆奇的克里斯·休顿虽然成功带队回弹,不过上赛季也因弄出了1平6败的烂摊子而赔上乌纱帽,而接下的正是前季带领斯旺西城踏入温布利的威尔士主帅史蒂夫·库珀。

此前虽有执教斯旺西城,以及率领英格兰青年队在2017年夺得U17世界杯的经验,但如此来头实际上也在诺丁汉森林远离英超的这段时间,其实也不算多么出色。毕竟,他们所用过的20名教头之中,也有不少我们眼熟的名帅或名宿。

但是,这些名帅都做不到的事,偏偏让史蒂夫·库珀给办到了。后者的秘诀除了擅长的防守反击战术,也在于他很善于鼓动球员,以及对年轻球员的。诺丁汉森林上赛季表现最为突出,最终获选英冠最佳青年球员的21岁边锋布伦南·约翰逊,就是上赛季才正式被拉上一军阵容的新人。在此之前他只在2019/20赛季有过4次英冠出赛,前季还被租去英甲练功。2021/22赛季出场46次即贡献16球,不愧是阵中最佳射手。

另外还有自米德尔斯堡租来的21岁边卫迪杰德·斯宾斯、自曼联租来的21岁中场詹姆斯·加纳,以及自家青训出品的24岁耶茨等,这些年轻人无论原本就在阵中或租借过来,都在史蒂夫·库珀手下发挥了关键作用。

显而易见,这位2008-2013年在利物浦青年军服务,并在英格兰U16和U17也有5年执教经历的教头,很懂得如何与年轻人打交道。

但同时,他也清楚如何发挥老将的作用,比如今年1月从伯恩茅斯引进的31岁中后卫史蒂夫·库克就迅速成为了球队的后防主力。

而正是凭借着这套老少配,让善于在3412和4231等几种阵型中变换的史蒂夫·库珀打出了攻守平衡的效果。本季诺丁汉森林失球数40个,仅次于英冠亚军伯恩茅斯的39球;进球73个也只少于74球的伯恩茅斯和106球的英冠冠军富勒姆。

另外,虽然联赛杯草草结束,诺丁汉森林在足总杯也与他们的英冠征途遥相辉映,从64强打起的他们连斩兵工厂、莱斯特城与哈德斯菲尔德,最后8强0-1小输利物浦。

虽然第33轮补赛被伯恩茅斯1-0击退,考量到开季给自己挖了个天坑,诺丁汉森林能走到这步已经很了不起了。

在透过点球大战击退谢菲尔德联、决战温布利逼出至关重要的决胜乌龙球击败哈德斯菲尔德之后,一切遗憾在终场哨响起爆出的欢呼声中都微不足道。

与富勒姆和伯恩茅斯这对近代英超熟面孔相比,诺丁汉森林所要考虑的就只有新赛季如何在英超站稳脚步了。现代英超的竞争环境远比过去更为激烈残暴,对于这支球队善于逆流而上的传统很有挑战性,因此他们最需要大举补强。但两难的是,史蒂夫·库珀能否把这套新阵容整合好?

迪安·亨德森与林加德,前者过去租借谢菲尔德联时曾令双刀扶摇直上重返英超,但在曼联没有发挥空间,诺丁汉森林希冀租来能帮助他们;后者在2020/21赛季租借西汉姆联时帮助铁锤帮打下欧联杯门票,但回到曼联也是机会不多,最后让诺丁汉森林以免签的一年约买下来。

威尔士后卫内科·威廉姆斯,利物浦青年军出道,有着强大助攻能力,不过在利物浦一军3个赛季仅33场,主要也是因为前面卡着绝对主力。2021/22赛季租借富勒姆14场2球,也算是升级功臣之一,租约到期时原本他打算竞争红军首发,但最终还是选择让利物浦以1700万英镑卖掉自己,投奔全新的挑战。

尼日利亚前锋塔伊沃·阿沃尼伊,名义上是利物浦球员,实则2015年利物浦40万英镑购入后到处外租,前后共有7支球队。最终在2020/21赛季租到柏林联时表现让人点头,于是有欧协联踢的柏林联在去年夏天以650万英镑完成永久转会手续。结果,塔伊沃·阿沃尼伊三线球,成功让升级到欧联杯的柏林联在今年夏天以1750万英镑卖给诺丁汉森林(利物浦从中抽得175万)。

奥马尔·理查兹,被拜仁慕尼黑自英冠雷丁挖走,原本以为几年后大家要排队捧大钞来求购,不过2021/22赛季表现机会不多,让拜仁以850万英镑卖给正大举扫购的升班马。

(同样来自德甲的还有美因茨法国中卫穆萨·尼亚卡特;同为法国人的还有特鲁瓦后卫朱利安·比安科内)

伯恩利替补门将韦恩·亨尼西、哈德斯菲尔德左后卫哈里·托佛罗与中场路易斯·奥布赖恩,这3人也都被诺丁汉森林瞄准超市而买来补强。

总结诺丁汉森林这个夏转窗的疯狂扫货,将重点放在强化门将与后防线,前锋与中场的新风貌也看似不差,然而最大隐忧就是史蒂夫·库珀能否将这支阵容变动太大(特别是防线)的老牌球队好好整合起来,直接决定这些引援的成效。这支许久不见的老牌球队,有没有可能再让我们眼前一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