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军人的“柔情”争夺战:与死神抢妻

日复一日,王现伟独自艰难地挑起了家庭的重担。他的衣兜里总是装着一张卡片,那是为照顾妻子专门制订的生活时刻表,无论走到哪里,这张卡片都在提醒他,家里有一个他深爱的瘫痪在床的妻子,告诉他什么时间该做什么。

自从妻子患病后,王现伟就没有时间照顾儿子了,8岁的儿子被留在河南老家上学。今年春节,王现伟看到儿子写的一篇作文:“爸爸已经有半个月没有给我打电话了,我很想他,可我没钱给他打电话,自从妈妈得病以来,我就再也没有零花钱了,我不能和别的小朋友比吃穿,我只能好好学习,将来帮助爸爸一起照顾妈妈。”看到这里,王现伟的心像针扎一样,他紧紧搂着儿子说:“好孩子,你这么懂事,爸爸再苦再累也是值得的!”

王现伟用真情和行动履行着自己的诺言,照料妻子走过了风风雨雨的3年。也许是王现伟那份对爱情的忠贞与坚守感动了上天,今年1月,刘粹红的四肢慢慢有了知觉,这细微的变化,让王现伟兴奋不已。渐渐地,刘粹红不但可以用笔与丈夫交流,甚至可以无须人搀扶下地走路了。一天中午王现伟下班回到家,发现屋里收拾得干干净净,被子叠得整整齐齐。他以为是邻居来帮忙收拾的,连忙在纸上写道:“今天是谁来家帮助收拾房间的,我好去感谢人家。”妻子接过笔写道:“房间是我收拾的,我能干活啦!”还没写完,刘粹红的泪水就止不住流了下来。一个正常人做这点小事不过是举手之劳,可对她来说,却如同完成一项巨大的工程。

这的确是一个奇迹。当年的主治医生在得知刘粹红恢复情况后,惊叹道:“没想到你能恢复这么好,天下所有的良药,都比不上真情更有效啊!”

采访中,王现伟告诉笔者:“我是农民的儿子,入伍前在平顶山矿务局当矿工,是党和人民把我送到部队,使我学到了技术,入了党、提了干。兢兢业业工作,就是一名党员对组织最好的回报。”多年来,王现伟努力学习,勤奋工作,曾多次参加上级组织的重大军事演习,连续3年带出“基层建设标兵连”,个人2次荣立三等功,被军区表彰为“优秀连长”。在妻子生病的这两年多时间里,他也从未因家庭影响工作。

师团领导一直关心着军嫂刘粹红的病情,团里先后3次给王现伟发特困补助7500元。今年7月初,当师政治部葛主任得知王现伟没钱给妻子住院治疗时,特意到团里找他,帮他联系到105医院请专家会诊。刘粹红不能说话,就流着泪在纸上连写了几个“谢谢”。她住院期间,师部门以上领导还专门去医院看望,并送去了一万元慰问金。

组织的关怀,激发了王现伟干好工作的无穷动力。2007年,王现伟交流到预备役部队担任副营长。为了尽快适应预备役部队工作,他坚持不断给自己加压学习,掌握预备役部队知识。3年来,王现伟先后做了20余万字的学习笔记,发表军事学术论文12篇,提高了自身胜任本职工作的能力。

去年,营长交流调整,他承担起全营建设的担子,为确保兵员素质,王现伟带领4个连长反复研究编组方案,先后跑遍了编组的18个乡镇、42个自然行政村,严把兵员选配关。

今年团里组织“千人百装”野战化演训中,上级赋予了山地进攻演练任务。为了不影响部队的训练,王现伟专门从河南老家请来亲戚帮忙照顾妻子。训练中,他和战士们一起摸爬滚打,冲山头越沟壑,反复演练战法,为圆满完成演练任务做出了贡献。

对家庭含辛茹苦,对事业百般执著。王现伟以军人对祖国的大爱,以丈夫对妻子的挚爱,咀嚼人生,重情守信,身体力行,生动地践行着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的具体要求,在妻子人生的天空划出了一道绚丽的彩虹。面对逝去的岁月,王现伟说:“我无怨无悔,一如既往!”(来源:中国国防报)

为照顾妻子,王现伟将时间切成“薄片”:每天,他很早起床料理家务,早操一结束,他就“飞奔”回家准备早饭,妻子嘴巴合不拢,不能咀嚼食物,他要把主副食调配好、嚼细嚼碎后一口一口喂下去。午饭后,他一边给妻子讲故事,一边一遍又一遍地做全身按摩,防止因长期卧床肌肉萎缩,一次按下来得一两个小时。下午下班后,他用轮椅推着妻子散步,用温水为她擦身体。晚上,他不敢睡得太实,因为妻子大小便失禁,需要他的帮助……[详细]

战友陈道宏这样说:“我们能看出来,有时候他心里也很难过。但对于生活不幸,他从来没有怨天尤人,他的心里始终充满阳光。”只有个别战友才知道:因为儿媳的病,他78岁的老父亲急瞎了双眼,去年突发高血压去世了;他80岁的老母亲受了刺激,精神已不太正常;年幼的孩子独自在老家上学,吃的是“百家饭”,懂事的孩子在作文中写着:“我要好好学习,将来帮助爸爸照顾妈妈。”……[详细]